学术专题

浅析当代工笔花鸟画的发展

 
廖卉珏
 
    一、促进工笔花鸟画发展的不同时代
 
    中国工笔花鸟画的历史源远流长,在中国画中,工笔花鸟画属于成熟较晚的画种之一。简单概括,工笔花鸟画形成于唐代,成熟于五代,兴盛于两宋时期。最早的花鸟画,是作为一种装饰形式附于新石器时代的彩陶器皿上。人类描绘花木、鸟兽、龙凤等纹样,其最初意图并不是为了欣赏。大量考古资料和民族学研究成果证明,人类早期的艺术活动与图腾崇拜等祈福活动密切相关。[1]准确地说,此时的花鸟图样还算不上花鸟画,因为它并不是独立的绘画作品;这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包括花鸟纹样在内的一切艺术形式其起源和人类精神世界的发展有着密切联系。
花鸟画作为独立的画种始于唐代。当时的唐朝政治稳定、经济发达,文化艺术空前繁荣。此时的花鸟画已经和人物画、山水画有三足鼎立之势,并逐渐走向成熟。随后,五代时期的画家出现了一批重要的花鸟画家,徐熙、黄筌作为承前启后的重要花鸟画家,形成了“黄家富贵,徐熙野逸”两大派系。黄筌的勾勒填彩、精微工致之法,徐熙的叠色渍染、“落墨”“见笔”之法,成为当时画坛的两大主流。
 
    两宋时期,由于最高统治者喜爱和重视工笔花鸟画,“天下一人”宋徽宗对皇家的画院体制进一步完善,甚至亲自参与创作。画家地位的不断提高,使黄,徐二体得到进一步发展,因此涌现出一批杰出的花虫画家,由此又生发出以勾填法、没骨法等技法为中心的多种风格流派,使工笔花鸟画I的发展达到了历史的巅峰水平。
 
    与此同时,文人画悄然兴起。苏东坡提出“论画以形似,见于儿童邻”的理论,力主创新,取意神韵,使以梅兰竹菊、枯木竹石为主要题材的墨戏画成为花鸟画中的一大支流。
 
    到了元代,隐逸作为汉人知识分子崇尚的一种回避社会矛盾的生活方式,或多或少地对花鸟画的艺术趣味和审美观念产生了一定影响。当时,以“写”为特征的墨画花鸟成为主流,工笔画开始日渐式微。文人画在作品的画面上强调诗、书、画、印的功底,增加了画中情景的内涵韵味及作者本人的人格魅力,更有利情感的抒发;却在不同程度上忽略了作品的构图与画面形象的本真形态。
 
    到了明代,花鸟画出现多元并存的局面,工笔设色、水墨写意各显其能。
 
    到了清代,花鸟画进入一个展现特殊光彩的时代,画坛出现了人才济济、高峰迭起的局面,但都以写意花鸟画为主。无论是清代的八大山人、石涛,还是近代的任伯年、吴昌硕等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当时政局或西方文化的影响,喜用雄浑苍劲的笔墨抒发内心所感,故使写意花鸟画放射出绚丽光彩。相比之下,工笔花鸟画的发展出现停滞。
 
    直至现代,才见于非闇、陈之佛领军的工笔画家再度崛起,将工笔花鸟画推上新的高峰;从此,工笔花鸟画薪火相传,影响甚广。
 
    纵观中国花鸟画发展史,画家们不断地进行艺术思考,并随着时代的变化、经济的发展,在审美情趣和创作意识等方面有所改变。要研究当代工笔花鸟画的发展,就必须了解人们在当今的经济文化背景下的审美价值取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具有时代性的经济文化,应当对中国花鸟画的精神内涵、审美取向、技法特点都具有指向性作用。
 
    二、当代工笔花鸟画发展的时代背景
 
    法国著名的文艺理论家和史学家伊波利特·阿道尔夫·丹纳指出:“要了解一件艺术品,一个艺术家,一群艺术家,必须正确地设想他们所属的时代精神和风俗概况。这是艺术品最后的解释,也是决定一切的基本原因。”[2]可见时代对于艺术作品的影响力。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社会的发展,中国大陆的人民群众在物质生活乃至精神生活方面有了很大的提高和发展,价值观念和审美情趣有了很大程度的提升,时尚化成为人们审美追求的首选。如今,绘画艺术呈现多元发展态势,工笔花鸟画亦随之产生新的变革。
 
    法国评论家、艺术史家皮埃尔·卡巴纳指出:“艺术不是奢侈品或精英们休闲时的消遣,它属于社会,是实用的,可以用来教育人民或传递信息。”四审美意识的不断提升,必然会促进艺术创作的创新变革;而且不仅仅是人民审美情趣的转变,更多的是在人们精神领域的变革。在此,艺术家的任务已不再是对日常眼见之物的精心描绘,而是通过艺术手段表达对世间事物的感受;并力图通过事物表象探求其深层内涵或精神缘由,从中抒发出对个体生命的反思与省悟。
 
    不难看出,在逐渐演进的变革中,工笔花鸟画突破了原有的绘画形式,走向了全新的思维境界。其创作内容凸显和表现了现实生活表象下的因果内质,探究并抒发了现代社会人群的精神内涵。在当代文化背景下,这样的发展趋势具有一定必然性。
 
    三、当下中国工笔花鸟画的现状
 
    随着社会城市化的进程,都市文化的冲击不断改变着原有的文化艺术格局。从传统中走来的工笔花鸟画,虽然已历经一个世纪的改革和演进;但是当下的工笔画家们依旧恪守传统框架内的风格、样式。古老的成就于农耕文明时代的工笔花鸟画,将如何面对当今的都市文化,是拒绝接受还是有所保留地接受?
 
    环顾近年画坛,在中国艺术品市场繁荣发展的形势下,一批致力工笔花鸟画的画家在对传统进行多方位、多视角的探索后,结合当今社会的文化情境,或吸收其他画种表现形式,或采用其他工具材料大胆创新;以画家个人的生活感受或独特体验,彭显当代艺术家们强烈的个性追求,从而形成各自独树一帜的艺术面貌。
 
    研究当下的工笔花鸟画,评判其作品优差,不能=味只看画家继承工笔花鸟画传统技法的熟练程度以及画家再现自然景观的逼真程度。传统工笔花鸟画已经逐渐形成了既能体现当代文化元素和审美品位、义富于民族特色和时代特征的新民族风格,并且更注重现代大都市给予工笔画家的当下感受。
 
    现代大都市影响艺术家的不仅仅是作品的内容和形式,还有价值观和艺术观。当代文化元素被融入绘画题材,画家巧妙地将城市中的街景,建筑、植物、日常生活用品与花鸟结合并以当今世人的视野融合重构,实现了一种中国画语境的当代艺术品位。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艺术家所做的诸多努力是为当下和过往的时光搭起一座桥梁,使艺术达达中西、古今、新旧之间的融合与升华,而绝非对传统的摈弃和否定。
 
    如徐累作品,将剧场、杂技、舆图等不同领域的元素进行自由择取,重新组合,将中外文化进行比较和反思,重新发掘中国文化的底蕴,超越中国传统花鸟画的样式与结构,以表达一位现代画家对当代艺术世界的理解。
 
    如汪宏伟作品,通过在创作过程中多次对颜色进行冲洗,制作出各式肌理底色,使画面在仿古效果的基础上凸显朦胧美感:而画家在突破传统技法进行创新的同时,也让观者从中渐渐品出一种对生活的别样情怀。
 
    再如高茜作品,将自然界的美景转化成温室里的甜蜜气息,将看似不搭调的代表传统的绘画技法和代表现代的生活元素组合起来;表面上是两者抗衡的对比,实则是画家把自己的审美对象通过自己的表达方式理想地展现出来,将自身一些碎片式的生活经历和精神感悟呈现在画面上。
 
    这几位画家的画在形式、风格上各有千秋,究其根本,是出自画家内心的创作出发点就有所差异,是艺术家有感于当下这个世界给予自身不同的精神触点。他们在各自作品中的不同图式,是创作者的思绪流露于画面的痕迹,作为一种叙述的手段而存在:这些作品的不同风格,生动地反映出艺术家试图在瞬息万变的城市生活中捕捉万物变化和记录个体感知的不懈努力。
 
    不难看出,在当今时代背景下,在东西方文化交流的碰撞中,当画家将个体的生活情感和对社会的亲身感受通过主观的艺术语言表现在极富视觉欣赏性的作品中,才有可能成为具有浪漫主义色彩的现代画家。
 
    四、当代工笔花鸟画的发展趋势
 
    工笔花鸟画在时代的关注下不断发展。时代要求当代工笔花鸟画家顺应当代中国画的发展方向,要求当代画家的作品满足当今艺术品市场的需求;这些当今社会的精神需求导致新的绘画风格层出不穷,在推动当代中国工笔花鸟画不断发展的同时,也间接地改变着当代中国美术的格局和结构。如今,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和空间,从艺术理念和绘画语言的层面重新认知传统工笔画的审美趣味。
 
    其实,传统与当代的界限并非泾渭分明,文化的演进是一脉相承的。只要把握住文化的精髓与根基,构图也罢,技法也罢,其探究不过都是当下艺术家想挣脱传统模式的禁锢罢了。像古今一切艺术创造一样,工笔花鸟画的发展革新必然是两条路——以古开今和破古开今。
 
    以古开今,是让工笔花鸟画深入发掘传统绘画资源,要在发挥优良传统的基础上,以传统手法破业内陈规旧习,结合审美新观念,继承传统,拓展新路。
 
    破古开今,则是让工笔花鸟画借鉴西方艺术形式,吸收非传统“基因”的新养料,用突破传统的方法创造出工笔花鸟画的新境界,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更高层次的意境。
 
    中国现代没骨画派的领军人物李魁正指出:“学习借鉴西方、东洋,甚至于非洲艺术的精华,来补充和完善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艺术,我觉得是很正常的。立足中西就是要立足于中国,立今承古,就是要立足于今天。[4]无论工笔花鸟画如何发展,以何种形式发展,都应该是从传统花鸟画技法中摆脱习惯的干扰,追求观念先行,追求心灵上的真实感觉。艺术观念和绘画语言能否结合得恰如其分,才是艺术价值的真正体现。传统工笔画寻求的是自然主义、现实主义的东西;而当代花鸟画作品则是艺术家个人视觉经验与思维方式的承载和记录,描绘的是创作者所能感到的事物,而不一定是画家真正看到的事物;因此,优秀的花鸟画家必须具备极强的对主观的表达能力和对客观的提炼能力
 
    随着苏百钧、喻慧、贾广健等当代画家的崛起,工笔花鸟画阵营已重振雄风,便当下工笔画坛呈现出一派百花齐放的态势。在这些当代工笔画家的作品中,充满了对工笔花鸟画的当代解读。其主要表现,一是现代构成意识对作品构图的覆盖,从形式上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二是作品加入光、影等元素,注重色彩强度和装饰效果,色彩表现形式呈多样化;三是对创作技巧和绘画材料进行革新,增添浸渍画面、冲刷洗染等肌理效果,探索油画布、牛皮纸等新型材料的运用。
 
    当今的中国工笔花鸟画,画面不仅仅是一种技法展现,更是当下花鸟画坛对时代精神的反映。传统文人画注重写意水墨、个人性情的主观表达,往往忽视对自然形态与天然结。构的客观描述;传统工笔画关注形体规则的理性图解,但可能导致艺术家心灵感知的缺失。当代的中国工笔画家却能很好地在工笔与写意之间、黑白与色彩之间、微观与宏观之间、虚幻与实在之间恰如其分地达到平衡。正因为有这样一批具备一定影响力的主流画家对当代艺术的形式、理念、题材、技法等方面进行大胆探索,故把当下的中国工笔花鸟画的发展带入一个全方位的创新阶段。就在这样一个继承、吸收、融合、创新的语境之中,中国工笔花鸟画将传统经典与当代文化完美结合,使花鸟画艺术由全盘继承、反复循环、不断提高而赢得广大观众的喜爱,逐步走向与以往历朝历代都不一样的绘画风貌,并在审美取向上引领花鸟工笔画的新观念、新题材、新形式在新时代里的流行与发展。这些诞生在新世纪里的新作品,代表着当今工笔花鸟画的流行发展趋势,具有鲜明的时代特性。
 
    从更深层次上说,探究工笔花鸟画在当代文化情境中的生机与活力,势在必行。当代艺术家作为社会文化的传播者,必须将艺术表现形式与其主观情感结合起来,从艺术与生活的双重角度看问题。工笔花鸟画家也不再是一个狭义的名词,花鸟画的概念也在随着现代人们审美取向阳发展而不断扩大着外延。
 
    老画家潘天寿云:“荒山乱石间,几只野草,数朵闲花,既是吾辈无上粉本,宇宙间之画材,可谓无地无之,虽有特殊平凡之不同,慧心妙手者得之,尽成妙品。”[5]花鸟画不一定非得鸟语花香,自然界中的某一角落。只要能传达和抒发画家的感受,都有可能被当作有意味的物象来承载信息告知现众。同样,花鸟画家也应从现代城市生活角度衔到新的解读。
 
    一个好的工笔画家,不在于他是否能将自己的艺术创作定位于花鸟、人物乃至山水的任一领域:而是在于他是否能让自己的作品作为精神舒缓剂来调节现代紧张生活强加于人的焦虑情绪,从而使人们的个体情感回归自然。当今艺术家有责任、有义务更多地开拓眼界,从发展花鸟画的高度上升到发展当代文化的层面看问题,将那些既能凸显图案造型又能体现当代审美并且合乎发展趋势的经典样式,作为当代工笔花鸟画的独创符号永垂画史。只有深刻剖析、研究其创作理论,才能真正将其作用于当代文化的建设。
 
    艺术的发展如自然生命一般必须吐故纳新。时代的背景、社会的发展为工笔花鸟画的创作提供了新的机遇和挑战:使其在观念意识、表现形式、处理手法等方面都可以继续探索并得以发展。无论是深化还是升华,无论是另辟蹊径或是另起炉灶,艺术家都必须基于自身的真情实感,进一步完善共性、走向个性,使工笔花鸟画从艺术观念上成为当代中国画叙述的重要方式。
 
                                                               (廖卉珏/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注释
[1]郭廉夫(花鸟画史话》[M],南京:江苏美术出版社,2001。
[2][法]丹纳著,傅雷译《艺术哲学》[M],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1。
[3]王白桥《长堤柳色浓如许,觅我游踪五十年》[A],援引全鸿钧《美的使者——金鸡钧工笔重彩花鸟艺术论文集》[C],北京:线装书局,2012。
[4]李魁正访谈《我主张立今承古,立中融西》,《东方艺术》2004(4)。
[5]潘天寿《听天阁画谈随笔》[M],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1980。
 
参考文献
[1]叶朗《美学原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2]张小兵、樊莉《中国现当代美术概览》[M],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2013。
 
点击数:2850     发布日期:2015/7/7    打印本页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