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专题

王璜生谈策展机制在中国

  
 
    7月31日上午,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王璜生以“策展机制在中国”为题展开了演讲。


    自20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现代美术思潮及运动的展开,带入了新的展览组织方式和理论方式,一种后来被称之为“策展”的方式和机制也随之出现,并逐渐得到延伸和发展。
“策展”本是“拿来”的洋玩意儿,中国官方美术馆有一套自己的展览体制。审核制度、报批制度、对展览主题的要求、对参展艺术家的身份、作品内容等的特殊要求等,都透露出这种体制对掌控权力的表达。可以说,社会权力、艺术权力的控制和表达,成为了官方展览体制里很重要的因素。突出的特点就是强调所谓的“正确”、大一统,或者是平庸的谨慎、面面俱到、罗列式的展览方式等。当然,这还存在另外一层关系学的问题,即所谓官本位、官方意识形态或者官方意志。
 

    与官方控制权力及文化政治体制的博弈,成为自八十年代中期之后,民间展览组织方式乃至后来的策展方式的一种纠结和能力的体现。八五美术运动所引发的一系列现代艺术展览及活动,如“无名画会”、“星星画展”、“中国现代艺术大展”等,既是现代艺术思想与文化政治体制的博弈,也是中国策展机制建立的滥觞。
 

    在1990年代初期这个过渡及转型时期,“地下”和“国外”各自有相对不同的展览组织方式,如在北京,“艺术家村”、“公寓”、“使馆”、“野外”等成为了艺术家组织展览的场所。艺术家可以“随心所欲”地进行表达和实验,同时理论家、批评家保持密切关注,找到了艺术表现的新动向和艺术理论表述的角度及切入口。这个过程使中国艺术展览走向更为个人化和独立的方向。

    在此变化中,国外的艺术机构也感受到中国现代艺术的某种温度和特征,中国艺术开始获得广泛的关注。在1990年代初期,中国以策展人名义方式向世界呈现了一批前卫艺术展览,如1990年费大为在法国波利耶尔策划的“中国明天”展,1991年费大为在日本福冈博物馆策划的“非常口”中国前卫艺术展等等。在大陆,以策展人的身份策划前卫艺术展览的方式和风气,可以说是在1990年代末才逐渐出现。2000年,以侯瀚如为主策划的“海上•上海:第三届上海双年展”在上海美术馆举行,此展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开启了中国官方美术馆向学术化、规范化、国际化方向发展的先河。
    经历了一二十年的酝酿,世纪之交,中国的策展机制基本形成,并对中国现当代艺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样的策展机制以理论表述和批评切入的方式,对正在发生的现当代艺术现象起到重要的引导作用,它逐渐突出了以策展人及策展团队为中心的个人性或小群体性行为及关系,构建了当代艺术的新生态,一种进行中的“中国当代艺术史”开始形成。

    但是,策展机制的发展也伴随着诸多问题。中国当代艺术的策展绝大多数源自“策展人”,首先源自策展人的学术判断、需求和能力,影响力、艺术家认可度及人脉等,这其中还包括展览资金的吸取能力。资金一直是令策展人头大的问题,而伴随而来的其它交易,也一直是策展人饱受诟病的地方。除了策展人,美术馆也常常不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多数情况下,美术馆与策展人是一种疏离的关系,出借场地与租用场地的关系,“客栈”与“过客”的关系。本来应该是公共文化空间的美术馆,极大多数只扮演着一个提供展览场地的角色。作为一个机构和机制,美术馆没能有效地与策展人一起完整、完善展览项目,如布展、视觉呈现、宣传、公共教育、公众服务等。因此,当代艺术得不到有效的呈现和传播,社会教育当然也难以保证。

 
点击数:3606     发布日期:2014/8/1    打印本页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