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专题

古根海姆策展人的启示,博物馆同样操心创作

 

    30日上午,美国古根海姆博物馆 何氏家族中国艺术基金会策展人 Dr. Thomas J.Berghuis在众人的期待中开讲。区别于前两日Anais和Levenson专注于分享所属博物馆的管理经验,基于国际策展人的身份,Thomas的讲课内容更加偏向于策展实践及其与中国艺术家的合作经验。

 


    下面先睹为快:
契合本次美术馆高级管理研修班的大主题,Thomas首先点明了当下中国博物馆、美术馆建设热潮中的问题。过分强调收藏,忽视公众的认知与社会参与度,是西方美术馆在建设初期走过的老路。问题都知道,但就是绕不过。中国究竟应该效仿西方以收藏为开端的道路,还是另辟蹊径?Thomas的回答非常婉转。古根海姆在发展初期,也经历了在全球扩张建馆、夸大建筑本身的“原始积累”阶段,不过,现阶段古根海姆的重心,已经转移到具体项目与关系的缔造上,社会参与度得到高度重视。Thomas还提出了一个非常耐人寻味的说法,“指定艺术家”。
    按照Thomas的描述,“指定艺术家”的操作方式区别于传统的购买、收藏,策展人与艺术家深度合作,参与到艺术创作中,身份不再限于展览的组织者。汪建伟是被相中的中国艺术家之一。今年10月,汪建伟的首个北美个展“时间寺”将在古根海姆纽约馆开幕。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先锋,汪建伟的创作媒介跨越架上绘画、装置、影像,并融合中国文化,注入了对当下中国社会生存环境及生存状态的思考。汪建伟多元媒介的尝试,多维度的观察视角,前卫革新的姿态,以及打造一个新现实的愿景,都暗合了古根海姆现阶段秉承的艺术理念。

    对比昨天Levenson的讲课,明显能感到古根海姆与MOMA在收藏战略上的差异,MOMA重在购买并收藏艺术品。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将艺术生态链类比社会再生产的四个环节(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古根海姆的触角已经深入到了源头——生产,也即参与到了艺术创作的过程中,而MOMA还在生产以后的三个环节之间转圈圈。据Thomas介绍,他所在的何氏家族中国艺术基金会旨在增强对中国艺术的理解,同时推广中国的佛教,只怕不那么简单。通过“委任艺术家”这一方式,古根海姆的思维已经影响到了中国艺术家的创作道路,一方面全球最前沿的艺术理念输入中国有利于破除传统思维的禁锢,开创中国当代艺术的新局面,但另一方面创作的独立性是其特有气质,自然生发的创作过程总是流露出最真实、诚恳的魅力,而欲维持思想引导与干扰之间的平衡,还需要清醒的头脑与强大的控制力。


    在问答环节,学员提出了几个值得分享的问题。关于如何处理策展中的实际问题,尤其是常常遭遇的资金紧张,Thomas感叹他作为策展人非常幸运,因为赞助通常非常成功,而赞助商通常也会认可古根海姆以及策展人所做的选择,少做干涉。对比中国现状,至少在古根海姆策展人的独立性被尊重、保护。这一天离中国还有多远,成熟的艺术生态离我们就还有多远。

       对Thomas反复提及的博物馆应拉近与公众的距离,有学员也指出了其中的矛盾。Thomas不否认二者存在冲突,部分先锋艺术确实可以脱离社会、大众而存在。但Thomas也指出艺术与社会的共生性,栗宪庭也说过重要的不是艺术,重要的是文化,Thomas认为通过艺术却是可以改变文化的。当社会问题发生,我们既可以依靠政治的力量,也可以参考艺术作品中的思考。汪建伟就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视角,他在作品中展现了人、大众、历史、时间,并且构建了中国与世界的联系,也许这也是一条道路。

 
点击数:3773     发布日期:2014/7/31    打印本页    返回上页